李白酷愛“游山玩水”,錢從哪來
2020-05-21 18:06:30

把酒問月  杜堇 畫(明代)

最近,一篇題為《李白一輩子幾乎沒工作過,整日游山玩水,錢從哪來?》的網文熱傳,吸引了不少網民關注。其中提到李白出身富商之家,叔輩均在朝為官,自己又娶了前宰相孫女,所以李白才會有“千金散去還復來”的瀟灑。

南通大學王志清教授對唐詩頗有研究,近些年通過精讀文本的方式,對唐詩提出不少新穎的見解,在“微史記”周刊曾開通“唐詩傳奇”專欄。本期“史說”,我們邀請到王教授,談談李白與唐朝文人的經濟生活。

揚子晚報/紫牛新聞記者 臧磊

李白靠什么游歷大半個中國

記者:王教授,網文中提到,李白有幾大經濟來源,提到李白出身富商之家。

王志清:李白出身于富裕人家,從目前的研究看,是沒有多少爭議的。日本漢學家松浦友久認為,李白的父親因訴訟失敗,怕失去財產而移居巴蜀。到了巴蜀之后,便“高臥云林,不求祿仕”。

從李白早年接受的良好教育以及日后豪放的行事作風來看,李家應是富裕人家。734年,李白曾給安州長史裴寬寫過一篇干謁類文章,希望裴長史能夠重視自己,任用自己。這篇文章名為《上安州裴長史書》。在這篇文章中,李白說他“曩昔東游維揚,不逾一年,散金三十馀萬,有落魄公子,悉皆濟之。此則是白之輕財好施也?!蔽以恼f過,李白有三個顯擺的資本:一是謫仙人,二是詩一流,三是 不到一年,花掉30余萬金(銅錢30余萬枚),顯示他如何的仗義疏財。因其老家碎葉城是各國貿易商人云集的國際都市,所以陳寅恪推測李白家庭為商人之家。

郭沫若在《李白與杜甫》也說過“李白出身富商之家”,他拿李白自己的話來作證,李白在《與賈少公書》里說自己:“混游漁商,隱不絕俗”;在《金陵與諸賢送權十一序》里又說自己“青云豪士,散在商釣”。其實,這是誤讀了文本,雖然此二處都提到了“商”,但是,那是說要隱于市,混于商,并不是說他自己的家庭出身。值得商榷。

再說李白的婚姻情況。他一生至少有三次婚姻,有名有姓的夫人有三個。第一任夫人是前朝宰相的孫女許氏,這次婚姻持續了十年?;楹蟛痪?,李白便往長安游歷求仕。許氏病逝后,李白與一位寡婦劉氏結婚,這個劉氏嫌棄李白窮,把他給甩了,李白在《南陵別兒童入京》詩里罵她“會稽愚婦輕買臣”。李白的最后一任夫人姓宗,也是個前朝宰相的孫女,后來這個姓宗的夫人入廬山學道去了。李白的第一次與最后一次的婚姻,都是“入贅”性質的,看來李白沒有什么經濟實力,而從李白婚后的家庭情況看,許姓與宗姓二姓,也屬于破落富豪之家,沒有多少錢財來揮霍的。

無論從李白的自敘或從他人所敘,李白的生平中,都看不出李白除妻室兒女之外還有別的親屬聯系。其詩文中所稱的叔叔,屬于同宗,與其是否有經濟往來,已不可考。

李白寫詩換錢財或物品,讓人想起王羲之寫經換鵝 杜堇 畫(明代)


記者:那么,李白的經濟來源是什么?

王志清:李白一生,有兩個人生關節點,一是出蜀,一是離開宮廷。724年,李白出蜀,可以推測這時肯定帶了一筆錢財,他自己說“東游維揚,不逾一年,散金三十馀萬”。游歷17年之后,李白好不容易獲得“翰林待詔”的身份,但不到兩年,李白便被“賜金放還”,其實是被逐出了京城,這個時候,唐玄宗應該是給了他一筆錢的,李白也四十好幾了。

也就是說,李白除了出蜀時與出京時,都明確有些錢之外,肯定沒有其他收入。如果是這樣的話,他是怎么能夠支撐他一生游歷的花銷的呢?

著名李白研究專家裴斐教授在《李白十論》一書中推斷,李白經濟來源主要還是靠詩名和寫詩謀取饋贈。他認為,李白交游廣泛,上至帝王,下至平民,三教九流、五行八作。他為皇帝寫詩,接受賜金,為刺史、太守寫詩,也接受錢財?,F存李白詩集中,贈答之作超過一半,對象大都是地方官吏。在贈給他們的詩作中,李白常以寄食門下的“客卿”自居。在恭維對方的政績之時,也透露出經濟上有求于人的隱衷。

唐代文化即進士文化,是詩歌文化,以詩取士,形成整個社會重視文學的風尚,形成了“縉紳之徒,用文章為耕耘,登高不能賦者,童子大笑”的社會風氣。聞一多說:“一般人愛說唐詩,我卻要講‘詩唐’,詩唐者,詩的唐朝也,懂得了詩的唐朝,才能欣賞唐詩,才能欣賞唐朝的詩?!币虼?,范文瀾說:“唐朝文人幾乎無人不是詩人?!薄度圃姟蜂浻?200余人,來自社會各個階層,上自帝王將相、達官貴人,下至販夫走卒、處士布衣、童子婦人、和尚尼姑,無不擅詩。唐朝什么場合都都需要詩歌,迎來送往,升降窮達,這些場合里詩人與詩都成為最耀眼的明星。詩人在那個時候是可以成為職業的。李白詩名遠揚,太守和隱士對他趨之若鶩,甚至不遠千里尋訪,請他贈詩,并以其他名目付給“酬金”也是再正常不過的。

當然,李白也有主動索取饋贈的時候。李白一生,自出蜀開始,一直到去世,像這種壓低自己身份求饋贈的情況不是一次兩次?!八涨嘣迫?,黃金報主人”,可見不是告貸,而是索取。實際上他一生也沒有“上青云”,能報的只是詩而已:

歸來無產業,生事如轉蓬。

一朝烏裘敝,百鎰黃金空。

彈劍徒激昂,出門悲路窮。

吾兄青云士,然諾聞諸公。

所以陳片言,片言貴情通。

棣華倘不接,甘與秋草同。

這首詩作于727年,求助對象襄陽縣尉李皓。對方不過區區縣吏,李白卻把他看成“青云士”,又以“棣華”喻這位同宗兄弟。

到了安史之亂之后的晚年,李白求助的情況更為頻繁。有時他用詩換錢,有時用詩換裘、茶、魚以及酒等物品。這種交換當然不是赤裸裸的商品交換,而是罩上了一層溫情脈脈的面紗。

李白寫詩換錢財或物品,讓人想起趙孟頫寫經換茶 仇英 畫(明代)


唐朝文人的旅行是有目的的


記者李白一生游歷了大半個中國,在經濟不允許的情況下,為何還要這么做?

王志清:李白在尋找機會,主要是仕途發展的機會。一般來講,盛唐時期,科舉成為文人步入仕途最重要的途徑,而詩、賦是科舉考試的重要內容,追求功名的士子必須行萬里路,讀萬卷書,通過文人之間的唱和來提高自己的創作水平,更為重要的是,通過參加一些學術沙龍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。

但李白有些特殊,他沒有參加過科舉,為何沒有參加,現在說法不一。但不通過科舉,要想做官,就必須推銷自己。所以李白去過許多地方,在岷山干謁廣漢太守,在成都干謁益州長史蘇顳,在蜀中干謁渝州長史李邕,在安州干謁都督馬正會、長史李京之、裴長史等,在襄陽干謁荊州長史韓朝宗等,臨終前那一年,他已61歲,仍準備去干謁李光弼而“請纓”入幕。李白為什么出蜀后四處游歷,最終去了長安?因為長安當時不僅是文藝中心,更重要的是政治經濟中心,他需要在那里打響知名度。他以《蜀道難》干謁賀知章,極大地提高了知名度。他還向玄宗獻上《大獵賦》,希圖“大道匡君”。后又通過關系,以詩向玉真公主獻媚。但是,在長安活動了一年,沒有獲得什么進取的機會,便唱著“行路難,歸去來”而走離長安。

從這點看,唐朝文人的旅行,并非純粹的旅行,它是有目的的。

李白唯一留存真跡《上陽臺帖》


唐朝文人的經濟來源模式

記者除了李白這種靠“粉絲”接濟之外,唐朝文人的經濟來源還有那些途徑?

王志清:唐朝文人的經濟來源大致可分四類。

第一類是靠俸祿,是部分唐朝文人的經濟來源之一。據考這些俸祿還是很可觀的,譬如說王維,他晚年上表施獻別業,捐出他苦心經營的一方山水圣地,“效微塵于天地,固先國而后家”,以“上報圣恩,下酬慈愛”,保佑大唐風調雨順,海晏河清。他的《請回前任司職田粟施貧人粥狀》則是上表施獻職田,這是他第二次呈表請施了,第一次皇上沒準。按照唐朝祿制,王維中書舍人和給事中兩職均為五品上,五品官六頃田,王維欲全部捐獻。梁實秋非常感動地說:“千載而下,讀后猶感仁者之用心?!蓖蹙S還只是個四品官,俸祿就比較體面的了。

第二類是“潤筆費”,就是靠自己的筆頭。韓愈也是有俸祿的,但是,家底薄,吃飯的人多,“家累三十口”。單靠俸祿過日子緊緊巴巴。他的名氣大,寫了大量的墓志,很多的人以重金來求韓愈寫墓志,連那個給杜甫寫墓志而讓杜甫立時爆得大名的高官元稹,其妻子韋叢的墓志也請韓愈來寫。韓愈為國子博士時的月薪約25貫。而一個墓志銘最多的時候得400貫錢,等于他月俸的16倍。中唐時期,一斤鹽的價錢是40文,一斗米是50文,按照當時成年男子一年需要的口糧約七石二斗計,這400貫錢大約夠一百人一年的口糧。只要寫一個碑銘,就能得到一筆相當龐大的財富。劉禹錫夸張地稱:“一字之價,輦金如山?!?歐陽修說韓愈早年做官收入主要是養家糊口。但韓愈晚年買了處宅子,還在長安近郊買了很闊氣的別墅。

第三類是家庭本身富裕,底子厚實。比如孟浩然,他是庶族地主階層,有莊園,靠家庭收入可以安心讀書,外出漫游。他早年也曾嘗試過參與科舉,但屢試不第,后來也曾在長安獻賦以求賞識,曾在太學賦詩,名動公卿。但最終沒能得到一官半職,布衣一生,只是在張九齡麾下做過極短時間的秘書工作,但是他的一生,就靠襄陽東南郊的家族莊園,日子過得還蠻滋潤的。又譬如岑參的家世,岑門“三相”,父親岑植,位終晉州刺史,雖然后來中道衰落,應該家里還是有點積蓄的,據說有三四處別墅,隱居苦讀,他在三十中舉前,雖然已經“金盡裘敝,蹇而無成”,但是,日子還是過得去的。

第四類是基本靠人接濟的,也有類似“清客”意味的。比如說杜甫。他40歲之前,主要生活來源依靠他做官的父親。他的父親是個市級官員,在父親身邊過了四五年鮮衣怒馬的生活。杜甫后半生顛沛流離,只做過短暫的小官,主要是依靠朋友和大小軍閥的接濟。在西南地區靠嚴武,嚴武成都尹,兩次鎮蜀,以軍功封鄭國公。在嚴武的幫助下,杜甫也有了自己的“別墅”,即蓋了個草堂。嚴武死后,杜甫流落到了夔州,地方軍閥柏茂林很照顧他,不但給他四十畝果園,還為他派了警衛、官奴,算是過上了有穩定收入來源的日子,因此,他的創作也到達高峰,兩年間作詩430多首。

| 微矩陣

地址: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:210092 聯系我們:025-96096(24小時)

 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

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

 蘇ICP備13020714號 | 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 蘇B2-20140001

极速赛车开奖查询